唐玄宗为何倚重寒门和蕃族武人?唐朝又做了哪些措施来抵抗北方?

唐初以来,北方的突厥,西方的吐蕃,东北的契丹、奚等族,时附时叛,内侵频繁,给中原地区造成极大的威胁。唐朝经过百余年的恢复发展,国力空前提高,进入盛唐时期。这时的皇帝唐玄宗比前任诸帝更多地考虑解决民族安全问题,也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。陈寅恪先生论及西方边事时说:"玄宗之世,华夏、吐蕃、大食三大民族皆称盛强,中国欲保其腹心之关陇,不能不固守[安西]四镇。欲固守四镇,又不能不扼据[唐之西门]小勃律,以制吐蕃,而断绝其与大食通援之道。当时国际之大势如此,则唐代之所以开拓西北,远征葱岭,实亦有其不容已之故,未可专咎时主之黩武开边也。"那么,对于抵抗北方突厥和东北奚、契丹的内侵,也同样应该看成是唐朝民族自卫战争的正义事业。

突厥

完成这一事业需要人才,唐玄宗起初打算通过制举从文人中选拔。开元九年(721),他设智合孙吴运筹决胜科,策问说:"思谋臣以制敌,折冲于樽俎(折是挫败、摧毁的意思,冲是战车;樽是盛酒器,俎是盛肉器。该句说采用谋略,通过交涉联络,以宴请对方的轻松方式化解矛盾,消除战争);索名将以守边,降伏其戎寇。行何法也,得致斯人哉?"关于奚、契丹,特别提到"柳城(营州治所,今辽宁省朝阳市)梗涩,何筹以系其虏?"该科中举的杨若虚对策说:自己一向主张"柔远","张纲(东汉人)弃兵,竟和南国;充国(西汉人赵充国)不战,亦定西夷"。"华夏者国之心腹,边陲者国之支体,若心腹充盈,则支体无害。""若柳城之寇,不虐于边人,鸿胪之宾,未绝于来使,则养士卒以待其衰也。"总之,"夷狄柔服,惠怀无战,其在于兹"。同科中举的张仲宣对策说:"夫先王驭道也,必专其边守,疆以戎索,恃吾有以备,怀其所以来,招携以礼,怀远以德。""若乃务广其土,以疲其人,宿兵于无用之地,劳师于不御之俗,圣王之道,未足前闻。"(这些议论过于迂阔,显然于时无补。后来,唐玄宗还开过将帅科、武足安边科、智谋将帅科,但始终没有发现真正的人才。

1 2 3 4 下一页